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编辑推荐
宋鹭 胡唯哲:不断完善特色新型智库的发展机制
2017年04月06日 11: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宋鹭 胡唯哲 字号

内容摘要:当前,我国智库建设在规模、数量、影响力等方面持续发力,各类智库排名和媒体报道显示出我国智库的社会影响和国际认同都在不断提升,政府层面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层面的广泛关注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营造出良好的氛围和难得的机遇。在此背景下,我们更应该认真思考智库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如何激活智库高水平产出的源泉,如何从国家层面构建智库发展建设的良性竞争、包容共存、特色发展、繁荣有序的生态集群,如何更好地促进智库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为社会进步作出更大贡献。在实际操作中,智库成果评价与奖励全过程机制链条不完善,智库成果转化及奖励制度缺失影响优质高端人才从事智库研究的积极性,智库成果影响政府政策制定的反馈机制不健全,对智库成果影响的后续评价缺失,智库成果重大战略误判追责机制缺失等问题还较为突出。

关键词:智库成果;智库建设;智库人才;成果评价;研究;高校智库;人才流动;产出;中国特色;影响

作者简介:

  当前,我国智库建设在规模、数量、影响力等方面持续发力,各类智库排名和媒体报道显示出我国智库的社会影响和国际认同都在不断提升,政府层面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层面的广泛关注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营造出良好的氛围和难得的机遇。在此背景下,我们更应该认真思考智库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如何激活智库高水平产出的源泉,如何从国家层面构建智库发展建设的良性竞争、包容共存、特色发展、繁荣有序的生态集群,如何更好地促进智库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为社会进步作出更大贡献。

  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面临的主要问题与挑战

  (一)智库产品思想力不足,前瞻性、战略性成果相对较少,不利于充分发挥智库咨政建言作用。智库从本质上来说是思想的集群,人才体系、成果报送、政策建言、社会传播、机制创新、资金保障等都是围绕这一主题进行的。因此,在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与发展过程中,思想力是核心,激活智库创新思想是智库建设的起点与“圆心”。当前智库建设的思想力不足,导致了很多智库成果流于表面,一方面,缺乏深度的理论基础和战略思考,另一方面,又与实际政策脱节,没有真正发挥智库研究深入、严谨、权威的特点。此外,一些智库产品多集中在应急性研究上,对于国家重大战略发展问题、中长期规划问题的研究与思考相对薄弱。这些都不利于智库咨政建言作用的发挥,制约了智库的可持续发展。

  (二)智库型人才梯队存在短板,智库人才体系建设不够完善,制约了高水平思想产出。一流的人才队伍是智库产出创新性高质量成果的关键,是发挥人才集聚效应形成咨政建言长效机制的重要保证。因此,培养和打造高质量的智库人才梯队是提升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水平的必经之路。然而,当前各类型的智库人才体系建设还不完善,各层次智库人才的流动、福利保障、职业发展等受到传统制度的制约。智库“旋转门”“旋转”情况并不理想,“双向旋转”机制不通畅。存在老中青人才队伍断层,各类人才比例不均衡的状况。此外,适应智库特色咨政需求、拥有交叉学科背景的智库型专业人才相对缺乏。比如,官方智库受到体制内运行的影响,相对来说比较封闭,缺乏灵活的激励机制和多元化的人才体系;高校智库遍地开花,但内部人才流动机制还不顺畅,缺乏完善的内部“旋转门”机制激励和保障传统科研人员进入新型智库从事政策研究;民间智库相对而言不具备高校智库稳定的科研人员来源,也不具备官方智库扎实的人才保障支持,人才体系不够厚重的问题更突出。

  (三)智库成果的需求与供给层面信息不对称,智库沟通渠道不够通畅。智库应该以服务决策为导向,准确掌握政府的决策需求,将智库产品供给与政府决策需求有效对接。从这个角度出发,智库需要全面参与公共政策的形成过程。然而,当前很多智库与党政机关的联系主要依靠智库人员的人脉以及党政机关对于智库的熟悉程度,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和不确定性,难以在咨政供给和决策需求方面形成有效的“思想市场”,造成智库与政府的沟通渠道不够通畅,影响了智库咨政水平的提升。比如,一些民间智库由于缺乏有序的信息传送和上报机制,与政府之间建立的联系有限;一些高校智库与政府政策制定过程和执行联系不够,导致成果自说自话,理论与现实脱节,成果转化的效力大打折扣。

  (四)智库成果评价与奖励体系不够完善,不利于引领智库强化核心咨政能力。合理评价智库研究成果,并在此基础上构建多元化的新型智库成果评价体系和奖励制度,对正确引导智库发展、激发智库产出高水平成果有着重要作用。但是,由于智库成果评价一直涵盖在智库影响力评价体系中,在观念上,存在着过度强调批示而忽视智库成果的差异性和评价体系的引导性的倾向。在实际操作中,智库成果评价与奖励全过程机制链条不完善,智库成果转化及奖励制度缺失影响优质高端人才从事智库研究的积极性,智库成果影响政府政策制定的反馈机制不健全,对智库成果影响的后续评价缺失,智库成果重大战略误判追责机制缺失等问题还较为突出。

  (五)各类型智库深度协同创新与良性生态集群尚未形成,制约智库整体咨政能力的发挥。当前各类智库之间的形态较为分散,往往各自为政,智库间的合作交流还尚显不足,未形成集群效应,没有形成全方位的涵盖不同特色、不同地域的党政军智库、高校智库、民间智库、媒体型智库协同攻关、创新发展的局面。虽然高校智库可以在内部组建交叉学科背景的滚动团队,依托平台优势聚集优势资源对接政策研究的需求。但是如何协调不同类型智库发挥各自优势,构建智库之间的深度合作和长效发展机制的问题还亟待解决。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