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新世纪的理想学校 ——中美校长观点与愿景的比较分析
2016年01月22日 13:46 来源:《教育学术月刊》2015年第7期 作者:苏智欣 字号

内容摘要:校长在学校改革中的重要性已经被广泛认同,但是很少有人研究过校长本人对教育目的和办学目标所持有的基本信念,以及这些信念如何影响了他们在改革过程中的作用。

关键词:中美校长;比较研究;学校管理;学校改革;学校愿景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苏智欣,美 苏智欣(Justine Zhixin Su),女,美籍华人,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Northridge,CSUN)教育管理学教授,中国所所长。主要致力于中美教育管理者、学者的合作、交流与比较研究等,研究方向为比较和国际教育、教师教育、教育行政管理和政策研究。获中国政府“春晖奖”和美国国际荣誉学者联合会颁发的“国际交流杰出贡献奖”。

  内容提要:校长在学校改革中的重要性已经被广泛认同,但是很少有人研究过校长本人对教育目的和办学目标所持有的基本信念,以及这些信念如何影响了他们在改革过程中的作用。文章引用在中美校长培训和比较研究项目中所收集的数据,详细地阐述了校长对教育与办学所持有的信仰和观念,对学校改革和在改革中的作用的看法,以及他们对21世纪理想学校的愿景。尽管中美校长的观念与愿景有相似之处。但是其差异之处却反映出两国改革方向与路径的不同。当美国教育政策制定者忙于为中小学生设立统一的课程标准,研制并要求各学校使用更为标准化的考试的时候,中国的教育改革家们却力图减少全国统一标准和高考给教师和学生带来的压力,增强素质教育,减少应试教育,并注意发展每个学生个体的兴趣与潜能。中美教育改革的发展方向在某些方面正好相反,这是令人深思的问题。中美教育工作者可以从比较教育研究的结果中吸取有益的经验和教训,避免走对方走过的弯路,发展最适合本国学生的优质和平等教育。

  关 键 词:中美校长 比较研究 学校管理 学校改革 学校愿景

  本文作者及同事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以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北岭)中国所和教育学院为基地,为中国北京、广州、上海、江苏、湖北、湖南、河北、河南、山东、辽宁、安徽、陕西、贵州、云南、四川、内蒙古等地培训了多批中小学校长。在培训的同时,作者专门设计了中美校长比较研究项目,采集了134份中国校长问卷及111份美国校长问卷,开展了细致的个人及小组面谈,对中美中小学校长的特征,选拔与培训,以及他们对教育和办学的基本观念进行了详细深入的比较和研究。在问卷和面谈指南的编写过程中,作者参考了“全美教育工作者研究项目”的调研工具(Sirotnik,1988)和全美教育管理政策委员会所认定的校长知识和技能基础(Thompson,1993)。中英文问卷与面谈的内容包含四个部分:1)校长的群体特征;2)校长的职前及在职培训;3)校长对教育及学校工作的基本信念和对他们工作职责的认识;4)校长对学校改革及他们在改革中作用的看法,以及对21世纪理想中学校的憧憬。

  一、中美中小学校长的基本教育信仰和办学理念

  在美国,关于教育目的以及教育在社会中的适切功能主要有四种学术流派——保守主义、进步主义、自由或解放主义及批评主义(Su,1992)。保守主义观点认为学校应该培养将来有助于维持社会、政治与经济秩序与稳定的有教养的年轻人。进步或激进主义观点或者儿童中心论认为学校应该关注作为个体的儿童和少年,帮助他们尽力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和能力。自由或解放主义观点认为学校应该教育年轻人关心人类处境、社会目的以及社会问题,创造性、建设性地思考,有意愿并且有能力参与推动社会进步。批评主义观点则认为学校应该培养年轻人挑战不公平的社会现状,重建平等社会。

  图1中的数据表明,中美校长赋予“保守主义观点”、“进步主义观点”和“自由主义观点”几乎相等的重要性,但双方一致认为“批评主义观点”的重要性最低。但是,在选择最具有代表性的教育信仰时,美国校长似乎比中国校长更为保守——36%的美国校长选择了保守主义观点,而只有19%的中国校长选择了此观点。在本项研究中,大多数校长都认为进步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观点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其中美国校长的比例为63%,中国校长的比例为79%。最后,仅有1%的美国校长和2%的中国校长选择了批评主义的观点。

  在全美教师教育的研究项目SEE中,古德莱得和他的同事们(1990)也发现美国师范生和师范教育工作者表现出进步和不保守的倾向——仅有13%的师范生和7%师范教师选择保守主义观点作为最具有代表性的学术流派(Su,1992)。值得注意的是,在作者的另一项关于美国教师信念的研究中,尽管80%的师范生自己本人倾向进步主义与自由主义的观点,但是70%的师范生认为美国公立学校中最为重视与付诸实践的还是保守主义的教育理念(Su,1994a)。显而易见,美国校长们所持有的基本教育信仰和美国学校的教学实践都比教师们的基本教育信仰要更为保守。这意味着学校在实施各项改革措施时会出现频繁的冲突。相比之下,中国校长比美国校长的保守倾向低,更趋于进步主义和自由或解放主义的信念,这很可能是因为中国的开放政策和教育改革的飞速推进,还有中国政府对教育工作者赴外培训的投资和重视,使中国校长增强了进步和改革的意识,减少了墨守成规的倾向。

  图1 中美校长最认可的教育信仰

  在办学目标方面,图2呈现的平均分数表明美国校长将“批判性与独立思考能力”作为最重要的目标,而中国校长将“道德与品德培养”作为最重要的目标,这与中美两国不同的政治与文化背景很有关系。中国社会与学校提倡创新,有的学校甚至开办了创意教育。但是在教育目标和实践上,中国学校还没有提倡批判性思维,也没有在课堂教学中培养这种能力。中国学生从小被教导的是要尊重权威,听老师和家长的话,背诵经典,而不是批评和质疑他们(Su,1995)。

  自我实现是中国社会另一个并不推崇的教育目标,因为中国文化强调集体主义的观念——个人服从组织和团体,个人的价值要在服务于社会和集体中才能体现出来。在此项比较研究中,中国校长对此目标的重要性的打分自然比美国校长要低一些。有趣的是,在美国学校参观的过程中,中国校长很注意观察美国教师如何关注学生的兴趣和潜能,怎样发展学生的个性和独立性。在回答调研问卷的开放式问题中,中国校长指出中国学校和教育工作者应该在此方面多向美国学校学习。

  参加我们培训项目的中国校长们很担忧美国学校忽视道德教育的状况。美国的公立中小学校在课程或教学中基本不设置道德教育,而中国校长认为培养“道德与品德”是学校教育最重要的目标。在这方面,中国学校设有完整的教学体系,有正式的课程教材和具体的教学方案。中国校长们建议美国学校向中国学习,开发和设置正式的德育课程以及培养学生道德品质、道德行为、责任感以及良好公民品质的相关教学活动。他们指出美国学校缺乏道德教育是造成学校里的暴力、毒品、青少年怀孕以及纪律问题的直接原因之一。这些问题在中国的学校很少存在。中国校长们认为重视和设立道德与品质教育课程有助于防止或者降低这类问题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

  美国的公立学校不设置德育课程是有社会原因的。美国社会允许宗教自由,但是政府规定公立学校不能开设宗教课程,以免不同宗教派别在学校发生争执。许多家长也认为,如果公立学校设置德育课,教师很可能会将他们自己所信仰的宗教观点传授给学生,而这些观点与家长所信仰的宗教不一定相同,因此会产生矛盾。因此多数学生家长坚决反对学校开设德育课。如果他们信仰某种宗教,便在周末时间带家人去参加这一宗教派别组织的教会活动,让孩子学习和接受他们所信仰的宗教观点。有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也能学习与家庭信仰相关的宗教性课程,便将孩子送到私立的宗教学校去念书。因此美国的私立中小学有很多是宗教团体创办的,教学质量普遍不如公立学校,但是都能保证提供宗教性的课程,甚至设有自己的教堂。近年来有的学者和公立学校提出开设品质教育课(character education)(Berkowitz & Bier,2005),而不是道德教育(moral education),以避免家长的误解。遗憾的是,响应和真正开办品质教育的美国学校并不多。

  图2 中美校长所推崇的教育目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