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考古学
探访南汉康陵
2018年02月09日 09: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武勇 字号
关键词:社会科学;广州市;文物考古;发掘;考古发掘

内容摘要:2017年12月3日,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中国考古学会宋辽金元明清专业委员会、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主办的“五代十国学术研讨会”在广州举办。

关键词:社会科学;广州市;文物考古;发掘;考古发掘

作者简介:

  2017年12月3日,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中国考古学会宋辽金元明清专业委员会、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主办的“五代十国学术研讨会”在广州举办。记者与国内关注五代十国研究的历史学者和考古学者,一同探访了南汉帝陵之一的康陵。

  康陵发掘于2003年

  康陵是南汉开国皇帝刘岩的陵墓,位于广州大学城小谷围大香山南坡。在其北部800米左右的青冈,就是他的哥哥刘隐的陵墓德陵所在地。

  康陵的发掘始于2003年3月。当时广州市考古文物研究所(现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会同番禺区文管办在广州大学城建设范围内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文物调查,随后开始在小谷围岛进行抢救性发掘。2004年10月,考古发掘结束。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南汉康、德二陵的发掘。

  刘岩之父刘知谦共有三个儿子,刘隐、刘台(早卒)、刘岩。刘岩是刘隐同父异母的弟弟。刘隐的母亲韦氏是原静海节度使韦宙之女,刘岩是刘知谦侧室段氏之子。《十国春秋》记载:“而圣武皇帝侧室段氏,复生高祖于外舍,后素妬,闻之怒,伏剑于中门,使取儿至,杀之,家人不敢匿,乃持去。及见而悸,剑辄堕地,良久曰:‘此我家之宝也。’遂杀段氏,而养高祖为己子。”刘岩长大后,“善骑射,身长七尺,垂手过膝”,他随兄长刘隐南征北战,表现出极强的军事政治能力,刘隐也将军事权尽付刘岩。在刘隐弥留之际,刘岩奉遗命为清海军留后,随后被后梁正式任命为清海军节度使。刘岩于乾亨元年(917)称帝,大有十五年(942)去世。南汉国三世四主,他是南汉国在位时间最久、影响最深远的一位。刘岩继承了刘隐奠定的人才基础,在列强环伺的五代政治军事环境中,虽然丧失了昭、贺、梧、蒙、龚、富等州,但仍牢牢控制着韶州、封州等军事要地,通过外交、政治等手段,稳定了南汉政权基础。

  康陵早在明崇祯年间已被发现,但那时除康陵随葬品被洗劫一空外,只有片言只语记录哀册文碑以证其为康陵。到了清乾隆年间,有关康陵的记载又成为一段无证的传说,人们又不知其所在了。

  王陵曾遭多次盗掘

  曾经参与考古发掘的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张强禄介绍,康陵背山望水,三面环水,视野开阔,位置是经过精心勘察过的。整个陵园坐北朝南,南北长约160米,东西宽约80米,南北落差15米。布局主要由陵墓与地上建筑、四周的围垣与陵门,以及南面的廊式建筑三大部分组成。

  在考古工地现场,为了保护康陵不受风雨侵袭,陵墓上搭了简易的防护棚。在周边考古发掘过的地方,已经长出了青草。走进墓道,巨大的三块封门石横亘于前。张强禄介绍,为了防止盗掘,墓道或者封门用石砌筑,用铁栓板套接,并灌注铁或者铅浆的做法在唐代比较常见。在史书中曾有康陵“熔铁锢其外,使不可启”的描述,但实际发掘过程中并没有发现任何铁质物质,可见史书此处对康陵的描述是附会旧制。

  但在封门石一侧,从上至下出现了一条盗洞。这条盗洞被考古工作者编为“5号盗洞”,贴近封门石板西侧,是打破康陵玄宫和陵台7个盗洞中最早的一个。张强禄介绍,从盗洞情况来看,这批盗墓者可能比较清楚封门的位置,知道从哪里下手最为省事,因此判断他们盗墓时,康陵应该留存有地上建筑,这个盗洞的年代应距离南汉灭亡不久,很可能是北宋早期。

  1号盗洞是康陵最大的一个盗洞,其凿穿了陵墓后室券顶,考古工作者判断其不晚于明代。顺着1号盗洞,记者跟随考古学者一同进入康陵墓室。3个盗洞直通墓室,墓室潮湿黑暗。墓室前方是此次考古发掘的最大发现之一——康陵哀册文碑。“哀册文碑一出,很多关于南汉国的疑问迎刃而解。”张强禄说,如过去他们一直认为被人们称为“刘王冢”的德陵是康陵,但哀册文碑的出现,直接指明了此处正是康陵。

  在陵墓中后室左右两侧,分别有7个小龛,这种造型在国内同期的墓葬中均有发现,龛内一般盛放随葬品。关于康陵的随葬品,在明代晚期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中描述:左右金案玉几备列。有金人十二。举之重各十五六斤。中二金像冕而坐。若王与后。重各五六十斤。旁有学士十八。以白银为之。地皆金蚕珠贝所筑。旁有便房。当窗一宝镜。大径三尺。光烛如白日。宝砚一。砚池中有一玉鱼能游动。碧玉盘一。以水满注其中。有二金鱼影浮出。他珍异物甚众。不可指识。

  遗憾的是,经历数次盗扰,康陵遭到极为严重的破坏,出土物并不算多。尽管如此,考古人员在清理随葬品时还是清理出玻璃器、石像生、玉片等器物。

  原址保护工作任重道远

  时至今日,有关南汉康陵的研究工作已经受到更多学者的关注。一些关于南汉康陵哀册文的考释、康陵玻璃器的科学研究,以及五代十国时期的陵寝制度的探讨已经展开。这个原被认为是郊坛的建筑,事后被证明是南汉康陵。康、德二陵的考古发掘被评为200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6年公布为全国第六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成为广东省首批重要大遗址。但是目前仍然有不少疑问。

  张强禄表示,比如,康陵的陵台由一个建于地宫上面的砖砌圜壁封土丘、方形基座与散水、南面的台阶坡道组成。这种圜壁封土丘的形制在国内为孤例。他们初步判断这与佛教有关。由于历史文献十分有限,南汉国更多的历史面目的揭露有待于考古发掘工作的推进与整理。

  目前,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构想依托二陵的保护工作,建设“南汉二陵博物馆和广州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目前在康陵东侧的南汉二陵博物馆已经初具规模。广州市考古文物研究院院长朱海仁介绍,南汉二陵博物馆预计在2018年开馆,新的博物馆将成为集广州文物考古陈列、研究、保存与修复的重要平台,也将成为集中展示南汉国历史文物的最重要场所。

  张强禄介绍,目前康、德二陵原址保护方案已经确定。但是,原址保护和建一座博物馆不是一个概念。建一座博物馆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完成,但原址保护要做各方面的工作。从目前来看,康陵的原址保护至少需要两年时间,之后才能开放。

作者简介

姓名:武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