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国际视野
知识外交与二战后美国学术话语体系的全球建构
2020年09月10日 11:01 来源:光明网 作者:王磊 字号
2020年09月10日 11:01
来源:光明网 作者:王磊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知识可以分为自然科学知识和人文社科知识。自然科学知识随着人们对自然的探索逐步趋近于客观,而人文社科知识则包含了对世界的不同的认识。二战后,在政治、经济、历史等主要人文学科,西方学派尤其是美国学派的学术话语一定程度上主导了对国际体系结构、国家发展道路、经济规律以及能源及气候议题的认识。

  广义的知识外交是指与知识的输入和处理相关的外交。狭义的知识外交是指与知识产权和创新有关的外交。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外交逐渐由均势外交进入制度外交,制度外交强化了知识外交的重要性。随着知识经济的发展,知识已经成为生产力,知识也由此成为影响外交的重要因素。知识外交一方面是公共外交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又超越了公共外交。知识外交的重要媒介是学术话语。影响外交的学术话语包括三类。

  第一类是关于国家身份的学术话语。如1992年,赫尔曼和拉特纳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拯救失败国家》一文,提出“失败国家”就是指“自身已经没有能力作为国际共同体的成员”的国家。此后,美国当代著名语言学家乔姆斯基也写作了《失败的国家》。“失败国家”也成为国家关系学科的重要研究内容。事实上,“失败国家”的学术话语一定程度上是美国冷战思维惯性的体现,重建“失败国家”也成为美国干涉其他国家的法理和政策借口,其目的以确保美国的优势地位不受威胁。“911”事件后,出于人道主义重建“失败国家”的学术话语,更加被美国拿来作为其对外政策的借口。

  第二类是影响国际体系结构的学术话语。如米尔斯海默提出的“进攻性现实主义”。米尔斯海默认为,国家的安全困境会促使国家不断追求安全最大化,任何崛起国必然挑战现存霸权国。“进攻性现实主义”重视权力最大化而弱化了国际合作的共赢价值,美国以此为构建国际体系结构的学术话语,一味强调了自身霸权地位而无视国际道义准则,成为美国为自身霸权进行合理性辩护的依据,也为美国威慑他国提供了借口。

  第三类是影响经济模式的学术话语。如费正清在《美国与中国》中以工业化、民主政治、公众参与、社会福利等评价中国古代和近代的发展,认为只有在西方的冲击下,中国才能走上现代化发展道路,否定了中国社会自身的发展动力。世界银行《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MiddleIncomeTrap)的概念,提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10000美元—12000美元左右的中等收入经济体往往陷入经济增长的停滞期,人力成本增高,无法维持出口导向的经济,又缺乏高端技术,最后经济会停滞不前甚至衰退。这种理论否定了发展中国家达到中等收入之后的竞争力,将中等收入等同于糟糕的经济模式,从理论上给发展中国家施压,在全球语境中打压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动力,影响了世界各国对国家身份和对国家威胁的认知。

  美国学术话语转变为知识外交有多种渠道。

  第一种是通过学者的自主交流。因为美国大学的学术地位和话语权,很多美国学者是相关领域的一流专家。很多美国学者注重与世界各国学术界的交往。

  第二种是通过国际学术期刊和国际会议。美国的国际期刊数量、影响力、引用率和发文量都位列第一。二战后,在政治、经济、历史等人文社科类主要学科,美国学派都是比较重要的。美国的学术机构组织的国家会议很多是相关领域的顶级会议。通过国际期刊和国家会议,美国学术话语在相关学科都发挥了重要的影响。

  第三种是通过美国政府的相关机构。如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TheBureauofEducationalandCulturalAffairs,ECA),通过推广美国英语、在各个国家设立的图书信息中心推广美国的书籍、建立学者交流项目、举行讲座等推广美国的学术话语。美国国务院全球公共事务局(TheBureauofGlobalPublicAffairs,GPA)负责向美国人和世界传递美国价值观,推广美国安全利益和外交政策。全球公共事务局除了进行媒体沟通,还注重新技术带来的社交媒体平台的影响。此外,全球公共美国出版署等出版的书籍,如《美国人》等成为相关研究的经典书目。

  第四种是通过国际组织。美国的学者、官员在联合国、世界银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关于国际社会的发展模式、经济增长模式、气候问题、人权问题等议题中,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第五种是通过私人企业。在某个行业获得竞争优势的企业可以指定行业规范和准则,对其他国家可能威胁其行业垄断地位的企业从行业标准、知识产权等方面进行打压和封锁。在全球一体化和产业分工中,国际产业链有相应的价值链,美国企业通过控制核心技术研发、专利、品牌标准制定等产品的关键环节,实现知识霸权。

  第六种是通过智库提供外交思想。美国智库被认为是外交思想的掮客,外交议题的设置者和政策倡导者。美国智库不但在“二轨”外交中发挥重要作用,在中美高层交往中,美国智库通常也发挥政策试探和政策宣传的作用。在能源、气候、经济发展模式等重要议题中,美国智库同样发挥着知识和学术话语提供者的作用。

  第七种是通过负责科学研究的部门提供共同知识。如美国地质调查局与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合作收集全球矿产、水质等资源的相关知识,编制矿产投资分析研究报告,为全球提供环境、资源的报告。为全球提供公共知识的同时,美国掌握了全球资源信息,使其在资源与环境议题上可以提出论断,可以对他国政策提出批评、建议,由此获得话语权与道义制高点先机。

  在战后,美国治下的和平不再将攫取土地作为实现霸权的手段,控制资源仍然是美国维护霸权的重要因素。此外,美国通过学术话语的全球建构、推广美国价值观、影响世界政治和经济发展模式实现以知识为核心的外交,从而实现霸权。

  随着知识经济的发展,美国更多通过影响创新能力掌握知识资源,影响政治、经济理论发展影响政治、经济模式实现学术话语的全球建构,知识成为外交手段,知识外交成为维护霸权手段。

  在知识外交的视野下,国家的主权、安全、战争形式,国际竞争的重心、综合国力的较量、国家实力对比、地缘政治等概念的内容和形式,都将发生相应的变化。因此,构建中国学术话语体系,了解美国以知识外交和学术话语体系输出的美国霸权,对于当今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

作者简介

姓名:王磊 工作单位: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