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国际视野
生涯教育:从关注学业到关怀人生 ——美国以职业为导向改造教育体系的探索
2021年01月28日 09:04 来源:《光明日报》(2021年01月28日 14版) 作者:苏红 字号
2021年01月28日 09:04
来源:《光明日报》(2021年01月28日 14版) 作者:苏红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生有涯而学无涯”是智慧,“学有涯而生无涯”是现实。学生的成长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考试,得到了家长和社会最广泛的关注。但是,学业总会阶段性地结束,而未来的人生之路却很长。从关注学业到试图关怀整个人生,是教育理念转变的结果。

  随着经济、社会与教育发展的不断加速,面向社会、关注职业的生涯教育逐步在教育领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其影响也渗透到了教育的各个阶段。基于对各自国情、教情的认识,不同国家对生涯教育的理解存在差异,但是在重视程度上,却保持高度一致。

  不少国家出台了在教育领域开展生涯教育的纲领性文件,不断完善生涯教育的体系结构、教育目标、教学内容和课程。随着实践活动的深入开展,生涯教育的内涵不断丰富,形式和手段也更加多样化,已成为各国教育体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尽管如此,要对生涯教育下一个标准化的定义并不容易,不过,各国在生涯教育的功能、目标或定位上是高度一致的,即通过开展一系列有组织、有计划的教育活动,使学生提升对自己、学业、职业的认识,掌握生涯规划的方法和技能,确保在关键时刻做出理性的选择并接受选择后的结果。

  1.生涯教育从理念到法律的演化

  美国作为较早开展生涯教育的国家,在多年生涯教育实践过程中形成了一整套颇具特色的机制。美国联邦政府是生涯教育地位凸显的重要推手。不过,因为美国联邦政府对于各州没有直接管辖权,所以在推进生涯教育过程中主要发挥的作用是引领和保障。政府的推动主要体现在使用相应的政策工具,通过观念、政策法律、经费、组织等多方面确保生涯教育获得足够重视并顺利实施。

  早在1971年,美国时任教育总署署长西德尼·马兰(S. P. Marland)就提出了生涯教育的主张。他认为,“应当从学校低年级开始,在各个学段采取不同的形式,设置为学生未来职业生活进行预备教育的课程”,将职业需求引入基础教育学段,进而提出“所有的教育都是或都将是生涯教育。我们教育家所应努力的,便是让青少年在中学不久后,能成为适当有用的受雇者,或继续接受更进一步的深造” 。

  1972 年,美国时任总统尼克松在一次重要讲话中着重提出,生涯教育是由政府开办的最有前程的教育事业,并呼吁全国的学校以及社会各个领域人士的鼎力支持。通过政策引导和规范中小学生涯教育发展。

  1989年美国《国家职业生涯发展指导方针》提倡从6岁开始生涯规划,为全美的生涯教育提供了规范, 明确了面向6至18岁的小学、初中和高中阶段的目标和能力标准。据此,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得克萨斯州等都纷纷开发了本州的中小学生涯教育课程。

  生涯教育不仅获得了理念上的重视,更得到了法律保障。虽然美国关于职业生涯的立法早期可以追溯到1862年《莫雷尔法案》和1917年《史密斯―休斯法案 》,但是,生涯教育直到20世纪70年代以后才真正兴起,受到法律保障和政策支持。1974年《生计教育法》为学校开展生涯教育提供了法律依据,1975年《生涯辅导与咨询法》为全国k-12学校开展生涯咨询提供了全国标准。1994年《从学校到工作机会法案》(School-To-Work Opportunities Act) 支持学校为学生提供生涯发展方案,通过学校、企业和社区多方协作构建生涯教育新生态。1984年颁布的《帕金斯法案》之后又经历了四次修订, 2018年颁布的《加强21世纪的生涯与技术教育法案》,推进了职业教育向全民生涯教育转变。这些法律从不同角度规范生涯教育,指导学生发展职业决策能力以实现从学校到工作的顺利过渡,保障了生涯教育的顺利实施。

  此外,美国联邦政府成立专门机构,专拨经费支持各州开展生涯教育。1974年,联邦教育总署设立专门的生涯教育办公室(Office of Career Education)指导全国生涯教育工作的开展。1987年国会通过立法成立了“国家职业信息协调委员会”(National Occupational Information Coordinating Committee ,简称“NOICC”),这是一个跨部门的联邦机构,由美国劳动统计局、雇佣和培训管理局、职业和成人教育办公室、全国教育统计中心联合成立,开发基于计算机的数据库及信息传播系统,为全国提供职业、就业与培训提供资讯,与州职业信息协调委员会(State Occupational Information Coordinating Committees,简称“SOICC”)合作,为各阶段的职业生涯教育提供个人生涯决策帮助。1994年成立了国家技能标准委员会(NSSB),负责确定广泛的生涯集群,取代传统的职业类别划分,并为每个生涯集群提供标准、评估和认证。

  2.学校里的生涯教育课程

  在美国教育领域的生涯教育体系中,学校是生涯教育最主要的承担者,也是给学生提供生涯教育的主要阵地。西德尼·马兰提出了生涯教育的主张不久后,不同教育阶段、不同类型的学校,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和成人教育机构,都纷纷开始设置生涯教育方面的课程或培训活动。由于美国高度分权的教育管理模式,州教育行政部门、学区和学校都拥有很大的自主权。因而,生涯教育开展的内容、形式和成效也均有着很大差异。

  总体上看,美国中小学阶段生涯教育的一个共同特征是生涯教育与学科课程的高度融合。例如,纽约州在这方面的做法就非常有特点,其融合课程主要是通过设计相应的主题,将学科的课程内容与生涯教育的要求、内容、标准和评价体系有机结合起来,并进一步根据学生身心状况,以问题为导向来设定相应情境,为学生创设丰富的体验活动,提升整个生涯课程的教学成效。这种课程方面的融合使得生涯教育能够与学生所学的学科知识有机结合在一起,既为学科知识的学习提供了生动的背景,又为知识习得后的应用提供了具体情景,通过进一步加深对学科知识的理解,拉进了理论与实践之间的距离。

  除教育教学活动外,美国中小学还提供大量实践活动,引导学生尽早开始自我认知和生涯探索。其中自我认知主要是指,让学生不断了解自身的兴趣、爱好、个性和其他各种重要的特质。具体的途径包括在各种体验活动中的自我评估、心理测评等。学校教师会结合学生在这些方面的表现来提供专业的咨询和指导,甚至会带领学生一起进行更深入的生涯探索活动。需要指出的是,美国高中阶段的生涯教育与小学、初中是有一定差异的。相比较而言,这个时期的生涯教育与学生面临的课程选择、升学和专业选择联系更加紧密。在内容上更加突出课程选择的指导、不同大学的选拔要求、大学专业学习和未来职业方面的差异,这充分体现了美国生涯教育注重针对性、时效性和实效性的特点。

  开设专门的生涯教育课程帮助学生实现自我认知和职业探索。例如,得克萨斯州(Texas,简称得州)的中学依该州法律规定,要开设专门的生涯教育课程。根据《得州教育法典》(Texas Education Code)发布的《得州生涯发展必备知识和技能》(Texas Essential Knowledge and Skills for Career Development, TEKS),将这些必备知识和技能纳入职业生涯课程,初中阶段侧重职业探索,高中阶段侧重职业拓展。自2015年,针对初中7至8年级的学生开设两门生涯教育课程,即调查职业(Investigating Careers)和大学与职业准备(College and Career Readiness)。高中11至12年级开设五门生涯教育课程,每门1至2个学分,包括基于项目的研究(Project-Based Research)、技术专业人士的应用数学(Applied Mathematics for Technical Professionals) 、职业准备I(Career Preparation I)、职业准备II(Career Preparation II)和职业准备拓展(Extended Career Preparation),学生在修完每门课后会获得相应学分。

  3.专业机构测评服务为生涯教育精准把脉

  生涯教育虽然不是高校选拔所注重的外部标准,但却为普通学生高中后的升学和就业指明了方向,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在美国高中与大学的衔接过程中,不少第三方的专业机构面向不同群体提供了多样化的服务,生涯教育测评服务便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其中,最具公信力的是两大考试机构——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简称“ETS”)和美国大学入学考试 (American College Test,简称“ACT”)公司。

  ACT构建了一套完善的生涯测评体系。事实上,ACT虽然被人们普遍认为是一个考试,但有趣的是,其在官网上及诸多重要场合都明确表示:“除了分数,学生还有很多;除了考试,我们还有很多”。

  实际上,作为一个专业的测评机构,ACT以帮助人们在教育和工作中获得成功为使命。2015年,ACT发布了一个贯穿于学前教育到工作阶段的整体性能力框架。该框架包括:核心认识技能、跨领域能力、社会和情感学习能力与教育和职业导向技能。其中最后一项技能的核心就是规划自己的学业和职业。当然,这些理念最终都需要体现在各种生涯测评工具上。其中最为典型的是该公司开发的DISCOVER项目,这是一个通过一系列的测评来促进学生进行自我认知并进行生涯探索的体系,测评主要依据心理测量的方法和技术来开发,测评的对象包括与职业有关的兴趣、能力和工作价值观等。研发者普遍认为,这些因素在个体的学业和职业生涯发展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远远超过了标准化考试的成绩。需要特别强调的是,ACT对学生在大学专业、职业选择上的测试结果,集中体现在标准化考试的成绩报告单上。ACT标准化考试给考生提供的成绩报告中,除了有对成绩的详细分析以外,还有建立在上述测评基础上的学业和生涯规划方面的内容,给学生提供了职业兴趣的类型、建议从事的职业、专业与兴趣的匹配程度等多方面的信息,得到了本土学生和高校的极大欢迎。

  ETS则开发了SIGI-PLUS生涯指导工具。这是一个基于计算机的生涯指导系统,面向在职成人和在校学生。与标准化考试不同,它是一个低风险的非认知能力的测评,在教育领域主要是用来帮助学生更好地了解自己并且做出理性的学业生涯选择,比如学生选择合适的大学专业。SIGI-PLUS系统包括八个部分,分别是自我评估、职业搜寻、职业信息、技能探索、技能准备、指导与帮助、职业决策、后续指导。其中,“自我评估”主要是对学生的工作价值观、兴趣以及有关技能进行测评,在此基础上进行下一个阶段——职业搜寻,以此类推。学生可以通过测评找到与之相匹配的专业和未来职业发展方向。与DISCOVER不同,SIGI-PLUS提供的生涯服务更加系统化,使用对象也更加广泛,但这些都依托专业化的测评。迄今为止,SIGI-PLUS累计给数千万学生和社会人士提供了生涯测评、指导和咨询方面的服务。

  4.学生的人生发展需要从家庭到社会的关心

  在美国,教育在经济发展中发挥着关键作用,通过教育培养适应社会发展的人才,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无论是从内涵、内容还是教学形式上看,生涯教育都是一门实践性非常强的课程,学校也不可能完全承担起生涯教育的重任,因此,企业、家庭、社区、中介机构等都积极参与到教育中来,这不仅是国家政策的客观要求,也是他们应负的社会责任,与学校、政府等共同构成生涯教育的保障体系。

  作为社会最基本的组织单位,家庭在生涯教育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调查数据显示,父母在影响学生职业选择的因素中排在首位,远超过学校和企业等。在美国,家长可以通过多种途径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对孩子进行广泛意义上的生涯教育。具体形式包括提供多种多样的家庭规划和活动、实地参观家长工作场所,提供多种工作和生活相关的动手机会,通过言传身教和实际操作为孩子提供间接教育和直接体验。

  社区和企业为生涯教育提供了丰富资源。社区和企业配合学校,通过基于工作的学习和联系活动为学生提供“从学校到工作”的学习机会。加州地区职业中心与项目(Regional Occupational Centers and Programs,ROCPs)即是社区与企业合作的典范。该项目是加州生涯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是为中学生和成年人,尤其是16~18岁的学生提供有质量的生涯技术教育,为其升学或就业做准备。该项目通过地方与企业、行业等多方合作,联合联邦和州以有偿和无偿服务的方式,由有丰富经验的指导教师带领学生进行实地参观,或者通过学徒制等方式为学生提供工作体验,提供100余种职业路径,以及职业探索、职业咨询与指导等。其课程内容会根据劳动力市场需求逐年更新。加州有74个地区职业中心与项目(ROCPs),有县(county)设立的,也有单个学区或多个学区联合设立的。

  纽约州也是早在20世纪70年代,先后建立了“社区生涯教育联盟”和“生涯发展中心”,这些社会机构为学生走出课堂、接触社会实践方面都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具体形式包括工作培训、影子工作、在职训练、职场实习、学徒等形式,或者提供技术协助和相关服务等。

  当然,不同机构在生涯教育中所发挥的作用是不一样的,但基本都是在学校引领下,依据各自的优势来提供多种多样的服务。例如,美国很多企业都非常支持学校组织的职业活动。有的公司设定了“带孩子上班日”,在这一天,父母可以带着孩子上班,让子女能够体验父母的工作,近距离地感受生涯教育,加深学生对工作的真实体验。这些活动方式对于企业的日常生产和经营管理会带来一定影响,但很少会出现被拒绝的情形,因为这在很多企业看来是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之一。

  最后,美国社会中大量的社会公益团体、基金会和一些行业协会对生涯教育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这些机构的使命更加纯粹,从业人员专业水平普遍较高。它们在从业标准、行业规划、课程开发、资格认定等多方面提升了生涯教育的服务品质,保障了这个行业的整体服务水平。

  (作者:苏红,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国际教育创新研究室主任)

作者简介

姓名:苏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