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期刊评价
期刊评价与学术评价中的CSSCI
2019年08月01日 09:12 来源::《澳门理工学报》2017年第3期 作者:沈固朝 字号
关键词:期刊评价、学术评价、CSSCI、引文索引

内容摘要:

关键词:期刊评价、学术评价、CSSCI、引文索引

作者简介:

  摘要:引文索引作为一种检索工具,利用研究之间的相互引证关系为学者们提供跨时空的丰富文献,客观、系统地反映出科学研究工作和成果的继承性和发展性。在这个意义上,引文索引被科研管理部门作为学术成果质量的定量评价工具。引文统计分析结果与使用多项定量、定性评价指标的评估结果有较高的相关性,但也有其局限性。论文分析了CSSCI用于期刊评价和学术评价的利弊,讨论了以影响因子来评估研究者个人业绩的问题,指出了产生问题的体制性根源。作者呼吁要正确认识引文索引在期刊评价和学术成果评价中的作用。

  关键词:期刊评价、学术评价、CSSCI、引文索引

  作者简介:沈固朝,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副主任,中国南海协同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曾任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主任。

  2017-2018年度CSSCI来源刊目录的发布再次解开了潘多拉匣子,各种问题和评论如预料扑面而来。无论是调侃式的吐槽、无奈的叹息还是冷静的分析,都从一个个侧面重复着多年的“老问题”。“学界被影响因子绑架”、“引文成为标准的理念和体系”、“量化的学术评价标准是架在学者身上的枷锁”,“请‘核心期刊’走下神坛”等等声音可能有一定的代表性。以“影响因子神话”为关键词搜索一下网络,还会发现同一用词的不同用意,一种是介绍刊物如何通过吸收优秀稿源、拓展独创性科技论文发表的“快速通道”、培养专业编辑队伍、与科学家直接对话等等获取期刊的高影响因子1;另一种是鞭挞期刊影响因子的操纵行为,呼吁“去魅”、“打破神话”,或提高计算的科学性。2

  国内有多种评价工具,无论哪一种,发布其目录都会引发学术界大小不同的“地震”,这在国际上是少见的。笔者今年利用接待来访和期刊界大小会议,多次呼吁全面和正确地看待期刊评价工具。所谓“全面”,就是既要看到评价工具的有利一面,也要看到不足一面;在使用过程中要关注它的问题,要看到引用的不同动机及其复杂性所造成的“引文率”被扭曲的问题。所谓“正确”,就是要客观地评价引文索引的作用,既不夸大,也不贬低。引文分析当然不是解决所有评价问题的万能钥匙,但研究表明引文统计分析的结果与使用单项或多项定量、定性评价指标的评估结果有很高的相关性,经过长期和广泛的实践检验,迄今还没有更有效的工具取而代之。3将它“神化”的原因,是在使用中将高引用与高水平等同了起来,将影响力与创新力等同了起来,将来源期刊收录标准与学术评价标准等同了起来。量化的指标不是期刊影响力评价的全部指标,也不是期刊质量高低的唯一标准,更不是学术评价的衡量标准。但这种呼吁只是一种期望。正如编辑朋友们调侃,说得不错,可没有用!

  那么,出路何在?响应“旧金山宣言”,在科研评价中停止使用基于期刊的计量指标,如期刊影响因子?4或者遵循“莱顿宣言”的原则5,“请‘核心期刊’走下神坛”?

  笔者怀疑,在不触动评价体制的情况下单纯取消工具,不仅无助于解决问题,还会把暴露的问题又重新掩盖起来,因为产生问题的土壤还存在。我们的视线不能仅仅停留在表象和问题上。笔者愿借助此文再谈一下对这些问题的一得之见。

  一、引文索引的本质是检索工具

  自引文索引的先驱、美国1873年出版的供律师查找判例的检索工具——谢泼德引文(Shepard’s Citation)问世以来,引文索引已经走过140多年的历程。期间,尤金·加菲尔德(E. Garfield)于1963年编制的“科学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以及于1973年、1978年分别创办的“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和“艺术和人文科学引文索引”(A&HCI)影响最大。

  这种索引利用文献中普遍存在的参考引证现象,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查找文献的方法。如果到Web of Science的站点浏览一下,可以发现,绝大部分栏目都是在介绍如何利用各种检索功能去跟踪研究趋势,如何查找作者、刊物和高质量的论文,如何通过文献之间的引证关系从前人的著述中获取所需的知识,了解科学研究的发展脉络和思路。在SSCI板块,读一下“为什么要利用SSCI”(“Why SSCI?”),在所介绍的五大功能中,只字未提学术评价。同样,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于1996年、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于1998年先后建立的CSCD和CSSCI不仅最初是以检索工具的面目出现,直到今天这两大文献数据库的界面展现给读者的仍然是各具特色的检索功能。

  说引文索引是检索工具而非评价工具,不是旨在为种种问题开脱,而是说明这种工具一开始就不是为评价而设立的,无论是期刊评价还是学术评价。CSSCI与其他评价工具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只能用自身产生的数据,如果要进行评价,还需要搜集其他数据,建立其他指标,特别是定性指标。可以说,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长期以来主要是在进行数据加工,在少数情况下依据用户要求承接过一些引文分析项目,但它尚未从事过真正意义上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评价。

  在引入全文检索之前,引文索引是标准的二次文献。与普通的文献检索工具相比,引文索引库是经过科学地筛选后确定的世界范围内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方面的重要期刊的综合性、多学科、具有权威性的文摘类检索数据库。它既可以从篇名、关键词、文摘、著者、来源期刊、机构、地址等角度检索世界范围的各学科重要期刊文献信息,也可以查阅普通检索工具难以查检的某些交叉学科的资料。引入全文检索之后,引文检索“检”(线索)和“索”(取原文)的界线消失了,两大功能在数据库中合二为一,使学术服务工具的特点更加突出,分析的功能得到了进一步发挥。

  例如,若来源文献A和来源文献B都引用了文献C(A和B的引文),则C就是文献A和文献B的引文耦。引文耦愈多,其相应的来源文献之间的相关性愈高。很多人将引文索引视为评价工具,忽略了引文索引的特殊检索功能,这实在是使用这类数据库的一大损失。仅就期刊编辑而言,无论是选题还是组稿,甚至在审稿时借鉴相关的研究,引文索引都是非常好的帮手。文献之间的引证和被引证关系所揭示的研究专题之间甚至作者之间存在的某种内在联系,不仅指明了与读者需求最密切的文献线索,而且包含了相似的观点、思路、方法,反映了科学交流活动,显示了科研成果之间、刊载文献的期刊之间以及文献所属学科之间的内在联系,使许多论文有机联系起来,构成论文网、著者网、文献网,这是引文索引最初及至现在的最重要价值所在。

  以后西方在综合性引文索引的基础上又进一步细化出了专科引文索引,如“生物科学引文索引”(BioScience Citation Index)、化学引文索引(ChemScience Citation Index)、临床医学引文索引(Clinical Medicine Citation Index)等。ISI还将Web of Science与其他数据库连接起来,如与ISI化学服务数据库(ISI Chemistry Serve)、德温特发明索引(Derwent Innovation Index)、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中心(NCBI)基因库(GenBank)等连接起来,从而使用研究人员能够清晰地了解学术研究中心所涉及的专利,推动科学研究迅速转化为生产力。

作者简介

姓名:沈固朝 工作单位:南京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