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权威发布
《全球智库评价报告》
2015年11月19日 08: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 作者:课题组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智库的界定 

  智库(think tank),过去多被翻译成“思想库”,就是各种智囊机构,又被称作“思想工厂”(think factory)、“外脑”(outside brain)、“脑库”(brain tank)、“智囊团”(brain trust)、“咨询公司”(consultant corporation)或“情报研究中心”(intelligence research center)等等。 

  最初,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为国防科学家和军事参谋提供的一种能够让他们在一起讨论战略问题的密室。 

  《世界知识大辞典》将“思想库”定义为:“思想库又称脑库、智囊团。一种为政府机关、企业、公司、社团提供研究咨询的智力劳动集团,一般由多学科、多专业的专家组成”[1] 

  《大英百科全书》认为:智库是跨学科研究组织的研究所、公司或者团体,通常为政府和商业客户服务。 

  保罗·迪克森在1971年出版了第一部介绍美国智库形成与发展的专著——《智库》,他提出:智库是“独立的、非营利的政策研究机构”,它是一个永久性的实体,而非临时为解决问题而组成的研究小组或委员会,其目的是为政策而非技术服务[2] 

  詹姆斯·史密斯认为:智库是“在美国主流政治进程的边缘运行的、私人的、非营利的研究型团体,介于社会科学学术研究和高等教育之间,以及政府和党派政治之间”[3] 

  耶鲁大学政治学博士安德鲁·里奇认为:智库是“独立的、没有利益倾向的非营利性组织,它们提供专业知识或建议,并以此获得支持,影响决策过程”[4] 

  加拿大思想库研究专家唐纳德·E·埃布尔森认为,智库是“由关心广泛公共政策问题的人组成的独立的、非赢利性的组织”[5] 

  在我国,对于“思想库”与“智囊团”存在着不同的认识。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智库即智囊机构,最初也称“思想库”,是指由专家组成的、多学科的、为决策者在处理社会、经济、科技、军事、外交等各方面问题出谋划策,提供最佳理论、策略、方法、思想等的公共研究机构。严格意义上的智库是独立于政府机构的民间组织。智库的主要职能是:提出思想、教育公众和汇集人才。智库首先通过研究和分析形成新的政策主张,再通过出版书刊、举办各类交流活动、利用媒体宣传等方式,力图使这些主张获得公众的支持和决策者的青睐。 

  有的学者认为“思想库”是指人们在社会实践中产生的理性认识(思想)的储备集合体;而“智囊团”则是指足智多谋、议政参政的群体。[6] 

  总之,如何定义智库已经成为一个长期困扰我们的问题。我们很难给这些种类不同的组织找到一个统一的定义,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对怎样才算是一个智库众说纷纭。苦苦探讨智库的定义之后,大多数学者终于承认,根本不存在统一模式的智库。[7]尽管如此,加拿大学者唐纳德·E.·埃布尔森认为智库的运作方式类似私人企业,但其最终效益不是以利润来衡量,而是看他们对政策思想的影响。美国和加拿大的智库分别根据《所得税法》(Income Tax Act)和《国内税收法》(Internal Revenue Code)注册为非营利的免税组织。为了获得免税资格,他们不得支持任何政治派别。智库与政策制定共同体中的其他各种组织之间的一个传统区别是,智库强调研究和分析。[8]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智库就是通过自主的知识产品对公共政策的制定产生影响的组织。我们对智库概念的界定强调: 

  首先,智库是一个组织,不是自然人。这是智库的组织要件,智库活动有别于个人行为,中国历史上的“诸葛亮”、“刘伯温”等个人谋士无法构成智库。 

  其次,智库必须有自主的知识产品。智库是专业化的知识制造者,需要具备专业知识技能的人员来开发创造新的思想产品。 

  最后,智库要对公共政策的制定产生影响,这是智库的核心功能。我们认为,智库对公共政策具有影响力,并不一定要被理解为具有特殊的政治意识形态倾向。正如兰德公司就不愿意给自己贴上“智库”的标签,在其官方网站上对此有特别说明:鉴于目前“智库”被理解为具有特殊的政治或思想意识形态倾向的组织,故兰德公司不再使用“智库”标签。兰德公司始终强调:兰德的“核心价值观是质量和客观,注重的是事实与证据”。 

1 智库的社会网络结构  (资料来源:课题组绘制。) 

    

  制定政策者、影响政策者和利益相关者之间进行着不断的沟通,利益相关者试图直接影响政策制定者的决策,或者间接地通过政策影响者对政策制定者施压,获得对自身有利的政策出台。 

 

    【第二、三、四部分详见本频道要闻区】

 

 

  


  [1] 安国政等:《世界知识大辞典》,世界知识出版社,1990年版,第1356页。 

  [2] Paul Dickson, Think Tank. New York: Atheneum, 1971. 

  [3] James A.Smith, The Idea Brokers: Think Tanks and the Rise of the New Policy Elite, New York: The Free Press.1993. p. XIII. 

  [4] Andrew Rich, “US Think Tank and The Intersection of Ideology Advocacy and Influnence”, NIRA Review: Winter 2001, P. 54. 

  [5] Donald E. Abelson, American Think Tanks and their Role in US Foreign Policy,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1996, P. 21. 

  [6] 陈振声:“中国社科院真正成为中央思想库和智囊团的思考”,载张冠梓主编《国情调研2006年》,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845页。 

  [7] 唐纳德·E.·埃布尔森:《智库能发挥作用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5-6页。 

  [8] 博鳌论坛研讨会会议纪要:《智库在决策中的作用》,2015329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首页新闻头条模板(评价中心)深红.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