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文献计量
关于开放获取出版模式转型的观察与思考
2020年08月06日 11:24 来源:《图书情报知识》(武汉)2019年第4期 作者:Gunnar Sivertsen 字号
2020年08月06日 11:24
来源:《图书情报知识》(武汉)2019年第4期 作者:Gunnar Sivertsen
关键词:开放获取/出版模式/S计划/欧洲/挪威

内容摘要:

关键词:开放获取/出版模式/S计划/欧洲/挪威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本文从科学计量学、科研政策管理以及商业出版等视角探讨了开放获取转型的发展历程、现状以及影响。研究发现采取开放获取模式的期刊呈逐年增长的趋势,但其总占比仍然较低;在欧洲兴起的“S计划”将成为向开放获取模式转型的重要推动力;APC付费模式仍是开放获取模式所面临的一个挑战;期刊的所有权将成为学术界后续关注的问题。

  关 键 词:开放获取/出版模式/S计划/欧洲/挪威

  作者简介:Gunnar Sivertsen,ORCID:0000-0003-1020-3189,博士,北欧创新、研究和教育评价中心教授,研究方向:文献计量,科学出版,科研政策,E-mail:gunnar.sivertsen@nifu.no。奥斯陆 0653

  译 者:讲座录音整理,翻译:孙异凡,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审校:丁念,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武汉 430072

  1 背景

  随着出版业中垄断并购现象日益严重,学术期刊价格等因素的影响,科研人员开始寻求新的出版模式,在此背景下开放获取模式应运而生。开放获取出版模式可分为三种类型:一是绿色开放获取(Green OA),即科研人员在期刊上发表文章后,将成果交由作者所在机构进行存档,并通过机构知识库发布论文全文内容;二是金色开放获取(Gold OA),即作者将论文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上,读者无需支付订阅费用就可以在网络上免费获取并阅读这些期刊中的所有内容;三是混合开放获取模式(Hybrid OA),通常研究人员在期刊发表论文后,读者需支付订阅费用才可阅读,但同时作者也可选择支付额外版面费使其文章成为开放获取内容,这样读者就无需支付订阅费用就能获得文章全文。

  此外,开放获取出版还有两大主要的商业运营模式,一是由出版方支付期刊出版费用,作者出版和读者阅读文章均无需付费;二是常见的出版收费模式,具体是指读者无需付费,而是由作者支付相关费用,称为版面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APC)。现如今大多数的开放获取期刊均采用作者支付版面费的出版模式。

  本次讲座的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个部分:

  第一,通过案例介绍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的转变历程;

  第二,从科学计量学视角运用定量方法对出版模式转变的实质内容进行研究和分析;

  第三,从科学研究政策管理的视角讨论出版模式转变所带来的影响;

  第四,从商业视角分析出版模式转变及其影响;

  第五,总结及讨论。

  2 开放获取出版转型的背景

  2.1 出版业的并购与垄断导致学术期刊价格飞涨

  以挪威的主要学术出版商之一奥斯陆大学出版社为例,该出版社在不同学科领域出版几十种期刊,涉及各个研究领域。其中Scandinavi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是一本胃肠病学的期刊,在医学领域具有较大的影响力,创刊于1966年。1986年,中国方面提出希望能够翻译并出版该刊的中文版,双方就此事进行了调研和协商。此后,该期刊有了中文版,并出版至今。期刊的翻译工作由中国胃肠病学会负责,他们从期刊中选择最为相关的文章,翻译后做精编出版。但是这本期刊已于1999年被Taylor & Francis收购。这是近年来出版行业所经历变革中的一个典型例子,Taylor & Francis不仅收购了这一本期刊,而是该出版社旗下的所有国际期刊。其实一开始我们认为这本期刊的订阅价格已经很高,而且出版社每年都会涨价,但研究人员仍然会订阅。Taylor & Francis在收购了该刊后将订阅价格翻了一番,以此获取更大利润,但科研机构依旧选择订阅这些期刊。

  19世纪70年代以来,出版行业兼并收购现象越来越普遍。收购行为背后的逻辑实际上就是出版商支付高昂价格来购买期刊,随后提高期刊的订购价格,这样出版商所支付的收购成本才能够逐渐回收并开始盈利。为人所熟知的五大出版商(Elsevier,Taylor & Francis,Wiley,Springer以及Sage)控制了全球超过一半的学术期刊出版,该结论来自Vincent Larivière教授开展的研究①。五大出版商拥有的期刊在1973年仅占20%,在1996年占到30%,现在已超过50%。Vincent指出,这些大型商业出版社每年都有巨大的销售额,边际利润高达40%。此外,世界上还有两个行业拥有如此高的利润率,即医药和武器。以上这些就是开放获取运动发生的背景。

  2.2 新出版模式的萌生

  2.2.1 联合抵制模式

  开放获取出版背景下产生了新的出版模式,联合抵制就是其中之一。Journal of Infometrics(JOI)前编委会与Elsevier(JOI的出版商)进行了多轮谈判,希望出版商能够同意引文数据的开放获取(open citation),但Elsevier出于对旗下引文数据库Scopus盈利需求的考虑,拒绝了编委会的相关要求。由于谈判一直没有进展,今年1月原主编Ludo Waltman教授与JOI期刊的几十位国际编委集体从编委会离职,并同时宣布创办新的期刊Qualitative Science Study(QSS)。从4月1日起,由Ludo担任QSS主编(在此之前他因与Elsevier合同未到期而不能担任新期刊的主编)。国际信息计量学学会(ISSI)也明确表示国际计量学界的专家都不会再支持JOI,而是转为支持新刊QSS。ISSI现任主席Cassidy在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明确表示不鼓励科研人员向JOI投稿。可想而知,JOI的新任主编将面临巨大挑战,因为这是开放获取转型中的一种联合抵制,优秀的科研人员和科研成果都很有可能会流向新的期刊。但与此同时这本新刊也面临着现实困境,即对期刊的评价是基于影响因子,而影响因子是根据期刊出版的论文在近两年的被引情况计算出来的,因此JOI的影响因子不会迅速下降,QSS近两年也不会有影响因子。在开放获取转型过程中,这一困境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存在的。但值得一提的是,挪威对期刊进行评价时并不会考虑它的影响因子,而是根据专家组的评审意见来进行评价。因此,在挪威可以立刻给予QSS更高的评价。

  商业订购模式还存在很多其他的问题,比如作者需要支付出版费用,而作者所在机构又需要付费订阅作者发表论文的期刊。因此,多种因素促使出版行业发生变革。如今的出版行业与三十年前的出版业大不相同。三十年前,有针对整个出版行业的国际会议,也有专门的协会,负责管理和评价优质出版商。出版商负责出版工作,编辑负责编辑工作,两者之间存在明显区别且分工明确。但现在Elsevier认为这些期刊是他们的产品,他们试图影响编辑决策,这也是变革发生的另一个原因。

  2.2.2 创建新的完全开放获取期刊

  抵制模式只是开放获取转型中的一种,另一种是创建新的期刊,例如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创办的完全开放获取期刊Data and Information Management。通过创办免费出版并且能开放获取的期刊,可以减轻作者和读者的经济压力,更好的保障作者和读者权益。

  2.3 欧洲S计划及开放获取转型的动因

  Plan S是一项从欧洲发起的、旨在短时间内实现开放获取转型的倡议行动,它要求由欧洲主要资助机构资助的研究必须在完全的金色开放获取出版物中出版,而不仅仅是在机构知识库中进行存档。这些主要的科研资助机构,比如挪威的研究委员会,都将要求他们资助的研究成果实现开放获取,包括欧洲研究理事会和欧盟也都支持该计划,而且英国Wellcome Trust等大型私人资助机构也加入了这项计划。他们还邀请世界上其他资助机构一起推动开放获取运动的发展。现在,他们正在与大型出版商进行谈判,以促进学术期刊向开放获取模式转型。因此,开放获取运动的整体形势向好。2018年12月开始就有消息传出——中国在第14届开放获取柏林会议中表示支持这项倡议。而这与我在去年10月和11月在中国听到的意见不同。去年10月当“S计划”刚刚在欧洲推出时,中国国内就对此进行了讨论,中国网友评论称中国人终于有机会发《自然》和《科学》了。挪威主流媒体报道了相关内容,并称欧洲实行S计划可能为中国学者带来在国际顶级期刊上发文的机会,但随后也报道了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张晓林馆长在柏林大会上表示支持“S计划”的演讲。因此,在去年10月份,我的印象是中国更希望在《自然》和《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但在12月,张晓林教授表明了其立场,他的声明非常明确,但他同时也描述了现有的困境。因此,在当今环境下,他所发表的声明向欧洲传递了一个积极的信号。

  为何要向开放获取模式转型?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首先,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出版行业内收购和垄断业务不断增多,使得期刊订阅价格大幅上涨,而这一方式对出版业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第二,出版成本不断下降,尤其是在无需印刷纸质版本时,相应的发行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此外还有优质的免费软件为期刊运行提供支持。因此,与三十年前必须印刷纸质版期刊不同,现在科研人员可以更加轻松和便捷的创办新期刊。第三,在世界范围内学术出版的可获取性、高效性、公平性和透明性都明显增强。第四,科学研究本就由公共资金资助,因此科研成果就应当免费提供给社会大众。

  3 科学计量学视角下的开放获取转型

  从科学计量学视角来看,主要关注以下几个问题:①开放获取转变的进展速度如何?②我们距离完全的金色开放获取模式还有多远?③各国以及各主要研究领域之间在开放存取问题上是否存在差异,以及在出版模式的转变过程中各个研究领域之间是否存在差异?”④WoS的数据对于观察这种转变有多大的用处?对科学计量学有所了解或是在科学计量学领域工作的人都会关心这些问题,下文将通过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阐述当今的出版行业正在经历的变革。

  3.1 DOAJ与WoS收录范围比较

  开放获取期刊目录(DOAJ)是研究金色开放获取发展历程的一个重要途径。它发源于瑞典的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现已成为欧盟关于金色开放获取政策标准的依据来源和重要支撑。列入该目录的期刊都会经过严格审查以确保收录期刊具有较高的质量,并符合严格的出版标准,通过审查后方可被收录到期刊列表中。

  欧洲一项研究表明DOAJ收录的13,000种期刊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能够被WoS检索,艺术人文领域以及社会科学领域被收录的期刊更少。WoS收录的期刊并不多,大概有15,000种,其中开放获取模式的期刊仅有4,000种。WoS每年出版约1,500,000篇文章,但很少是开放获取的。因此,DOAJ中收录的大部分期刊并未被WoS收录,这是因为大部分的开放获取期刊不在WoS中出版。这表明在研究向开放获取转型问题时,WoS的数据十分有限。有学者认为他们只能依靠WoS数据来研究开放获取问题,但因为WOS收录的开放获取期刊太少,所以他们得出的结论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这也导致他们认为开放获取模式的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实际上,目前开放获取转型的现状并非如此。为了更准确的反映实际情况,本研究采用来自挪威出版物指标的数据来研究挪威的整体开放获取情况。研究获得的数据总量超过134,000篇文章,其中一部分可能被WoS收录。因此,本研究将WoS中的挪威期刊数据与完整的挪威数据进行比较后,对WoS收录和未收录的开放获取期刊情况进行了比较,目的是了解WoS中OA期刊的份额。通过调研DOAJ中的期刊数据发现,2011—2017年的数据是描述开放获取转型的可靠数据源。此外,本研究还将挪威科学期刊、丛书和出版商注册情况也作为数据来源,所有数据均来源于Norwegian Register。该注册列表中包含了比WoS更多的期刊,且定期更新并进行严格的质量控制。

  此外,本研究同时收集了比利时、芬兰和波兰数据,并对四国进行对比分析。

  3.1.1 开放获取期刊学科分布及增长态势

  (1)挪威

  如果将所有的挪威期刊文章视作100%,图1中显示了挪威研究在WoS中的收录情况。研究显示80%以上的健康科学类期刊论文都被WoS收录,自然科学与工程科学的收录比例也很高,但是人文和社会科学被收录的比率相对较低。一部分原因是这两个学科的学者更多的是将成果发表在自己本国国内的期刊上,而WoS并未收录这些期刊。

  

  图1 WoS中挪威学术期刊覆盖率(2011—2017年)

  如图2所示,挪威文章在DOAJ中期刊的份额大约在10%~20%之间,因此可以看出开放获取在WoS中的占比非常低,有大量在挪威开放获取的文章未被WoS收录。此外,WoS收录范围在学科领域间存在很大差异,但这种差异在开放获取中并不明显。

  

  图2 挪威期刊在DOAJ中的覆盖率(2011—2017年)

  图3综合分析了2011-2017年挪威机构发表的所有论文中DOAJ收录论文的占比情况。如图3所示,在2011年DOAJ收录占比还不到10%,而到了2017年已超过20%。

  

  图3 挪威机构在DOAJ中学术论文的数量和覆盖率(2011—2017年)

  图4则显示了DOAJ收录的论文在不同领域的总体占比情况。如图4所示,各学科在DOAJ中的收录占比均呈现出明显的增长趋势。由此可见,向开放获取模式转型是一个普遍现象,尤其是在健康科学领域,社会科学领域也有大幅增加。

作者简介

姓名:Gunnar Sivertsen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