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学术评论
我国海外利益研究的学术边界问题
2018年07月12日 16: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鲍宏铮 字号
关键词:海外利益研究;学术边界;问题

内容摘要:海外利益是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海外利益一词的使用不过十几年的时间。但是,由于中国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迅速增长,海外利益的保护成了中国迫切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海外利益研究;学术边界;问题

作者简介:

  海外利益是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海外利益一词的使用不过十几年的时间。但是,由于中国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迅速增长,海外利益的保护成了中国迫切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问题。

  近年来,各界对海外利益问题进行了很多讨论,但由于海外利益这个词既无传统的定义,又具有现实的复杂性,所以在含义上一直比较模糊。面对纷繁复杂的涉外事件,海外利益研究的学术边界到底在哪?本文希望对海外利益进行某种技术性的定义和分类,以期为今后的研究提供一个参照。

  西方学界对海外利益问题的探讨有两个特点。一是对这一词汇使用较少,这是因为他们大多强调国家利益,我们也可以把其理解为国家的整体利益,而海外利益是作为国家整体利益的一部分来讨论的。尽管很多问题涉及海外情况,如驻军、情报等活动,但其归根结底是为本国服务的,因此文献中并不特别指出何者是专门的海外利益。二是西方学者对海外利益的讨论往往大而化之,常以国际体系、国际机制等理论为框架,并不讨论海外利益到底是什么、应如何界定这样的微观问题。

  中国学者近年来比西方学者更多地使用了海外利益这个词,但一方面,有大而化之的倾向,并不规定海外利益具体是什么;另一方面,即使有些学者讨论了很多具体领域,如海外经济利益、海外政治利益、海外文化利益,甚至具体到了人员安全、通航利益、能源利益、贸易和投资纠纷等,但如何对这些领域进行分类,使之更加严谨和规范,所做的仍有欠缺。大家虽然都在讨论海外利益问题,但研究对象却并不一致,你涉及的内容却不一定在我的讨论范围之内,以致彼此之间难以对话。

  以上作为分析此问题的起点,既有其富于启发之处,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一般来说,中国所有的对外活动,大到联合国安理会的改组问题,小到中国商品在境外的运输与销售,都涉及中国的海外利益,但在专门谈论中国的海外利益保护时,上述这些领域必须与一般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区分。否则,外交部、商务部涉及的几乎所有领域和文化部、教育部等所有部委的对外职能就都成了中国的海外利益。也就是说,如果把政府的所有职能只分成对内和对外两个部分,那么这种分类过于宽泛,还是无法专门对近年来才兴起的海外利益保护问题进行具体讨论。

  为解决这一问题,可以将海外利益分为广义和狭义两个层次。上述将所有政府职能依照对内、对外二分法进行划分后所涉及的海外利益,可以称作广义上的海外利益。具体而言,所有能给国家带来最终收益的对外活动,都可以算作中国的海外利益。这里的最终收益,无外乎有形的金钱或可折算为金钱的物资和无形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既包括经济、政治、军事威慑力等硬实力,也包括文化、号召力等软实力。

  这些最终收益可以有多种形式,比如,在经济活动中,其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中国通过销售商品所获得的资金,或者是运抵中国的原油、矿石等资源;在政治活动中,其可以体现为中国政府和私人部门向海外派驻更多了解当地政治和法律的人员,对当地的政府和立法机构进行了更多有利于中国的游说;在文化活动中,其可以体现为通过外派教师进行汉语教学,培养了一批了解中国文化、对中国怀有好感的当地学生等。这些进入中国的资金和矿产、在当地进行的成功游说、会说汉语的当地学生,就成为中国在对外活动中所获得的最终收益。应该说,有关部委、对外司局,以及有关企业或私人机构的上述工作,在广义上都是在创造和维护着中国的海外利益。这也是目前被国内学者普遍认定的海外利益的基本内容。实际上,这种广义上的海外利益更接近西方学者所使用的国家整体利益。

  但是,为了更准确地框定海外利益,使保护海外利益更具有针对性,还需要对海外利益给出一种更为狭义的定义。笔者认为,这一定义可设为:驻存于海外的、为向中国提供上述最终收益起到工具作用或保障作用的人员和物资。也就是说,这些驻外人员和物资是中国的投入,其本身并不是中国的最终收益。与此相应,保护中国的海外利益,狭义而言,也就是保护这些人员和物资。这样一来,保护中国的海外利益工作就变得非常具体了,也和外交部、商务部的大部分职能,以及各部委的对外工作实现了明确的分工,把在广义上几乎包罗万象的海外利益保护问题缩小成一个非常明确的工作。

  还以上面所举的例子来说,在贸易运输环节中,中国在索马里的护航舰队所保护的商船本身即可以视为狭义上的中国海外利益,进而为护航舰队提供服务的军港也是狭义上的中国海外利益,因为这些军舰、军港和服役的人员本身并不是国家的最终收益,而是国家为了保证获得最终收益(即广义的海外利益,在本例中为销售之后可以变为货币的待售商品)所进行的投入。

作者简介

姓名:鲍宏铮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耿鑫)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