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学术评论
【学理书简】作为精神史研究的范式意义与现实诉求
2020年07月24日 10: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彭成广 字号
2020年07月24日 10: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彭成广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一带一路”实践的持续引领下,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交流合作越来越密切。这不仅仅体现为政治互信的持续增强和经贸合作的深入发展,更应该体现为人文、思想的广泛借鉴和深度融合,呈现出欧洲精神与中华传统文化碰撞、交锋、交汇的新态势,进而扩大了新时期思想资源的创造性扩展与再生发可能,最终从理论层面引导加速人的全面、自由、立体的解放进程。

  在中东欧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诞生了许多在人类文明史上占有十分耀眼位置的思想家、社会政治学家、文艺家,如宗教改革先驱胡斯,天文学家和思想家哥白尼,著名音乐家肖邦、李斯特,哲学家波兰尼、卢卡奇、鲍曼,文学家聂鲁达、米兰·昆德拉、卡夫卡、茨威格,诗人裴多菲、米沃什、保罗·策兰,等等。如果没有这些思想先驱和艺术巨擘的存在,那么历史文明进程之路就会减色不少,但是,中东欧的思想文化知识资源宝藏绝不仅限于。由于中东欧所处的独特位置和经历的特殊历史体验,留下了非常珍贵的历史反思,主要包括:对欧洲精神传统遭遇现代性危机之后的存续考察,对现代理性文明进程的批判性反思,对极权主义乃至其官僚体制的切身性洞察,对社会主义试验改革的理论体悟,对人本身及其人在世界、社会、历史中的地位、价值和意义的多维度透视。在这一历史与现实的双重语境下,对《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精神史研究》(衣俊卿著,黑龙江大学出版社,2015年。以下简称《精神史》)的解读,就不能单纯地从国外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学理角度,更应该倾向于如何把中东欧思想、文化、精神、知识资源有效地借鉴、化用甚至内生的维度,为中国现代化的社会进程以及人的全面自由解放提供强大的精神资源、现实参照和理论支撑。本文认为,从《精神史》的基本内容来看,该著作具有通俗与精深并重、资料丰富翔实、论点准确客观、理论思想引领和现实价值应用相得益彰、逻辑缜密严谨和结论开放感召等特征;从现实价值来看,《精神史》不仅仅在学术史层面为学术研究确立了可资借鉴、沿用和发展的“精神史”研究范式,还是对人之多样形态生存及人之全面、丰富、自由发展的多形态解读,更是对人类责任道德和理性良知的坚定守望和伟大召唤。

  一、“精神史”研究范式的确立及其价值

  “精神史”是研究、解读特定思想文化的重要方法,对此,著者有着鲜明的意识自觉。他认为:“精神史研究范式所关注的重点不是所研究对象的理论逻辑体系和思想本身演变过程的完整,它不会把思想的社会历史条件仅仅作为一般性的背景或视域,而是将之作为理论思考的核心要素之一。它所追求的是把握特定的思想理论与特定的文化精神和历史体验之间的一种不可分的内在关联。”以此,对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相关研究就必须把其置于特定时期的历史、文明、文化、文学和哲学的综合共同体中,它们之间是交叉、交织、融汇和再生的晶体关系。比如,既不能把布达佩斯学派、南斯拉夫实践派、捷克和波兰新马克思主义等不同的学术思潮和流派割裂开来,又不能视其为铁板一块而忽视其历史体验和理论价值的差异性和独特性。因为从总体上来看,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具有共同性,即与历经两次世界大战的极端破坏、斯大林主义极权统治和对社会主义理论实践、改革和探索等有着直接联系;但是,从各国的历史境况和发展实际来看,它们又有着鲜明的不同,如不同国家的地理、政治、经济和文化所形成的不同民族品格。即使单从法西斯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的极权统治的程度而言,就存有客观差异,比如,法西斯大屠杀在波兰最为惨烈,而捷克的斯大林化最为彻底,等等。

  精神史研究范式的确立,其重要意义还在于:它作为文化哲学转向的具体化,视文化为“历史地凝结成的稳定的生存方式”,强调文化是所有社会活动以及个体体验感知的肌理血脉,其直接效果就是对重大历史事件宏大叙事进行必要补充,从微观透视整体,又以微观来检视整体的做法。这样一来,被宏大叙事所忽视的微观日常和具体意识就会得到有效地凸显并发挥出应有的价值。论者指出:“精神史的研究范式包含一种双向互动的研究思路:一方面,从思想理论的理性逻辑返回到历史、文明和文化的深处,从而用浸透血和泪的历史体验使这一思想理论内在的历史意识和文化精神走向自觉;另一方面,从特定个体的、民族的和人类的历史体验中的文化主题找到通往这一思想理论自觉的问题意识的通道。”以此,著者通过再现东欧诸国经受两次极权统治和现代理性文明灾难的共同遭遇后,从整体上以人道主义的彰显与重建来定位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质,这是基于历史事实的精准判断。

  二、对东欧文化记忆与理论资源的总体把握

  《精神史》通过对中东欧文化记忆和理论传统的全面把握,来凸显中东欧新马克思主义价值的独特性和丰富性。大致说来,该著作从以下角度进行了精细论述:

  其一,从中东欧的独特地缘政治位置的唯物史研究入手,指陈了中东欧独特的地理事实。中东欧地区是众多历史运动、历史事件和历史冲突的中心地带,是古代希腊文明和罗马文明、中世纪的拜占庭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交汇点,因此中东欧的文化精神直接构成了欧洲精神本身,并以反思和反哺的形式内化为欧洲精神的发展原资源。

  其二,透视中东欧文化记忆的叠加沉积来彰显其历史的厚重感和丰富性。对此著者分别从中东欧国家的民族迁徙和分化融合、基督教化和宗教文化的发展、大学的兴起和犹太民族精神等方面进行了丰富的阐释,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即中东欧的文化思想确是一座伟大的思想矿藏,非常值得研究者去大力采掘。其中,著者非常精彩地阐明了几个简单事实与中东欧思想文化形成之间的内在关联,比如基督教化在人类文明的重要作用,可以说基督教化的发展史就是欧洲文明的历史浓缩,而欧洲的发展史又直接影响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基督教化和宗教争端在中东欧国家的体现尤为集中,以多元、分裂、冲突、张力的形态而演变发展,并最终内化为东欧文化的品格,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又比如,大学的兴起及大学精神的培育和张扬在人类文明教化中的重要基础作用已经成为共识,著者通过梳理论证,认为东欧国家大学的兴起与修道院文化有着紧密联系,在中东欧国家,早在14世纪就已经有大学诞生,如捷克的布拉格大学、波兰的克拉科夫大学、匈牙利的佩奇大学等,这些大学比德国的海德堡大学、科隆大学还要早,更远远早于17世纪才有大学的俄罗斯和乌克兰地区。大学在中东欧地区很快成为国际思想文化交流的中心,在启蒙教化、知识传承和思想融合等方面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再比如,著者对中东欧的犹太文化进行了精要论述,中东欧地区作为犹太人群聚的重要地域,犹太人的苦难遭遇和对社会的批判反思已经融汇成东欧知识分子的本土思想。总之,著者以鲜活的历史事实和精微的体验感知再现了中东欧文化马赛克现象,让读者深刻感受到中东欧文化思想的丰富立体性同时,又产生了强烈的生命冲动和思想共鸣,从而激发了对其深入研究的浓厚兴趣。

  其三,从中东欧文学的具体感知和探索入手,召唤更多的人来体验中东欧思想文化的厚重历史和鲜明现实意义。著者指出:“一个民族的文化精神的自觉,通常有两个基本的途经:文学的升华和理性的反思。”相较抽象理性反思的哲学而言,文学与人的生活样态更为具体、立体和丰富,从而形成了水乳交融的关系。因此从文学作品不仅仅是解读中东欧文化思想的途径和媒介,更是直面感知体悟中东欧思想文化本身。著者用大量的事实数据表明,在中东欧这片矿藏般的国度,诞生了聂鲁达、哈谢克、卡夫卡、恰佩克、昆德拉、克里玛、裴多菲、凯尔泰斯、安德里奇、贡布罗维奇、米沃什等众多文学家。著者用细腻精细的笔墨对上述文学家的主要代表作进行了感性的体验和理性的反思,得出了中东欧文学有三个文化主题,即民族解放和个体自由的主题、理性异化与资本逻辑批判主题、社会主义改革和反思主题。中东欧特定时期的文学作为“从黑暗中递过来来的灯”,既是异常坚定的文化守望,又是人类历史的见证者。

  最后,扼要梳理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传统,并对其理论气质和基本问题意识进行了宏观定位。概括来讲,东欧新马克思主义文学与哲学具有水乳交融的内在关联,既以文学突出的悲剧意识和丰富的文化批判精神来凸显哲学的社会批判本质,又从学理层面的理论反思来促进文学的繁荣和悲剧精神的升华,进而使得文学与哲学的相互交织相互影响。著者认为,卢卡奇的新马克思主义传统和波兰尼的自由资本主义批判传统是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传统,这两方面决定了东欧新马克思主义是以对现代理性文明和资本主义社会批判为核心问题意识的,主要包括以人道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复兴、以物化和意识形态批判的文化批判、以意识革命的无产阶级革命观、以自由市场和资本逻辑异化批判、以保卫社会共同体的文化价值诉求为主要内容。更为主要的是,中东欧地区的双重历史体验,一是两次世界大战及其现代西方理性文明的深刻危机,如法西斯主义、纳粹大屠杀乃至斯大林主义的极权统治等;二是对社会主义实践和改革试验的直接参与反思;这些独特体验直接构成了其外围思想资源,也使得中东欧文化思想的批判反思价值尤为突出。

作者简介

姓名:彭成广 工作单位: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