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社区互动
提高我国的国际话语权需发挥哲学社会科学的作用  
2020年01月06日 10:51 来源:《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济南)2019年第1期 作者:左凤荣 赵柯 字号
关键词:国际话语权/哲学社会科学/全球治理/中国特色

内容摘要:

关键词:国际话语权/哲学社会科学/全球治理/中国特色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在国际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提高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既是国际社会的期望,也是中国发展的要求。世界形势正在发生剧烈变化,话语权的争夺成为重点,中国正在走近世界舞台中央,需要努力提高国际话语权。提高国际话语权,需要发挥哲学社会科学的基础性作用,这是世界强国崛起的重要经验。近年来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有了很大提高,但也存在许多不足,在理念引领、议程设置和规则制定等方面都有提升的空间。补齐中国国际话语权的短板,最重要的是加强哲学社会科学的基础研究工作,构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繁荣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需要处理好马克思主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关系,更需要有宽松的学术环境和哲学社会科学工作的科学精神,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关系理论体系。

  关 键 词:国际话语权/哲学社会科学/全球治理/中国特色

  项目基金:世界格局变动下的中国话语权问题研究(中央党校重点课题)。

  作者简介:左凤荣,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赵柯,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北京100091)。

  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面对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的新形势,如何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增强文化软实力、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迫切需要哲学社会科学更好发挥作用。”①这一论断深刻阐述了在国际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哲学社会科学在提高我国国际话语权这一战略目标中所承担的历史责任。近年来,在习近平外交思想的指导下,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有了很大提升,但由于历史、文化以及实际操作层面的原因,并没有达到与国家实力相称的地位,这已经成为政界与学界的共识。增强中国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哲学社会科学在其中发挥着基础性作用。

  一、提高国际话语权是中国发展的内在要求

  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探索出的新型现代化道路,是对人类文明的杰出贡献。“在解读中国实践、构建中国理论上,我们应该最有发言权,但实际上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声音还比较小,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②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还落后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伟大实践。

  自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以来,大国在世界历史的发展进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掌握国际话语权,为世界提供理念与规则,是大国影响世界的主要方式,最典型的例子是英、美、苏三国。英国作为一个面积不大的岛国,率先发起工业革命,并在19世纪崛起为日不落帝国。它奉行的自由贸易体制、现代民主理念、保护知识产权的规则、法律体系等,既是其崛起的重要条件,也是其影响世界的重要观念。因被许多国家所效仿,英国所奉行的许多规则成为国际社会的准则。20世纪美国崛起为世界最强国,美国人所倡导的自由、平等、人权等理念被许多国家所接受,美国的议会制和总统制相结合的政治体制模式成为许多国家效仿的榜样。美国对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关贸总协定等一系列国际制度的设计,保障了二战后美国在世界上的霸主地位。这些国际体系和规则至今仍在发挥作用。苏联对共产主义的追求和实践使其一度成为整个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解放运动的灯塔,建立起庞大的社会主义阵营,成为当之无愧的“老大哥”。尽管苏联所建立的世界体系因种种原因未能维持长久,但其对世界的影响仍不容低估。世界历史发展的经验表明,世界大国需要贡献影响世界发展的理念和被国际社会所接受的规则,引导世界实现顺应历史潮流的发展,这既是大国的责任,也是大国自身发展的需求。

  冷战是以和平方式突然结束的,并未安排好冷战后的世界秩序。冷战结束以来,有过美国单极独霸世界的时期。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随着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强势崛起,世界多极化趋势突显,特别是中国的崛起与发展令西方焦虑感增强。西方发达国家正在加速修订和推广新的国际经济规则,以期最大限度地利用对自身更为有利的、非中性的国际规则来约束或限制竞争对手,这种现象被学者称为“再全球化浪潮正在涌来”③。这一“再全球化”的背景就是全球经济格局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2013年发展中国家GDP占全球的50.4%,超过发达国家④。这是近百年来第一次发生西方强国实力相对下降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要致力于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而欧盟则要力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并与日本启动双边自由贸易区谈判的原因。美日欧之间自贸区协定谈判的政治含义非常明显,卡内基伦理与国际事务委员会资深研究员斯都尔特直言不讳地指出:TPP和TTIP都含有如何通过经济活动来巩固和推广自由主义价值观这一目标,它们都能够平衡中国的影响力和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模式⑤。欧盟贸易委员德古赫特也非常明确地表示:TTIP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应对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崛起⑥。虽然特朗普叫停了TPP,也没有重开TTIP谈判,这并不表明美国放弃制定国际贸易规则之权。相反,美国借强大的国力,把国内法规强加于国际社会,以违反所谓301条款等为理由制裁其他国家。对国际话语权的争夺成为大国竞争的重要方面,美国和欧盟都在积极修订WTO规则,新一轮国际规则调整已经启动。我们需谨慎应对,提高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增强对国际经济规则的影响力和制定权。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新年贺词提到的:“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中国不能缺席”⑦。

  话语权是“权利”,也是“权力”,按照国际法原则,各国都享有这种“权利”,但具体到各国,那些有实力有影响的国家则享有更多的“权力”。话语权无论是对国家内部,还是对国际关系来说都意义重大。我们党历来重视话语权的作用。在革命战争年代,党在力量薄弱时,牢牢抓住了中国革命的话语权,大力倡导“民主”和“民生”,团结了大多数革命团体,得到了绝大多数老百姓的支持,最终赢得了革命的胜利。今天,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被各国广泛关注的同时,也遭受着诸多质疑甚至责难。中国需要向世界表明自己的理念,回答人们所关切的“迅速崛起的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2013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要精心做好对外宣传工作,创新对外宣传方式,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⑧在国际舞台上拥有话语权也是我国跻身世界一流强国的重要标志。

  二、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建设能力还需提高

  新中国建立之初就曾对国际话语体系做出过重要贡献。20世纪50年代中国所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顺应了当时民族解放的历史潮流,说出了新独立国家的心声,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为国际关系准则。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走向世界,融入国际体系,但主要是接受国际体系既定的议题、话语和规则。随着国际格局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正在从一个世界大国崛起为世界强国,从世界的边缘地带进入世界的中心。中国的实力与国际影响力增强,使中国有了提出自己国际理念和参与国际规则制定的条件,提高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也是历史发展的要求。2014年11月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推动国际体系和全球治理改革,增加我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话语权”⑨。2015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体制进行了集体学习,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这一问题的重视。习近平强调:“推动全球治理体制更加公正更加合理,为我国发展和世界和平创造有利条件。”“这不仅事关应对各种全球性挑战,而且事关给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定规则、定方向;不仅事关对发展制高点的争夺,而且事关各国在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长远制度性安排中的地位和作用。”⑩2013年以来,中国政府积极推行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在国际话语权建设方面取得了不小的进展。中国提出了一系列顺应世界发展潮流的理念,如“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坚持正确义利观”“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共商共建共享”等,体现了中国对人类社会整体利益的关切。中国在国际话语权方面的弱势地位在发生变化,“中国话语”已经在国际社会产生了很大影响,并开始被国际社会所接受。

  提高国际话语权,需总结我国以往的成功实践,借鉴他国的历史经验。总体而言,中国需要提高理念引领能力、议程设置能力和规则制定能力。

  第一,理念引领能力。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七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离不开理念的引领,全球治理规则体现更加公正合理的要求离不开对人类各种优秀文明成果的吸收。要推动全球治理理念创新发展,积极发掘中华文化中积极的处世之道和治理理念同当今时代的共鸣点,继续丰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主张,弘扬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11)这为中国在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中提高理念引领能力指明了方向。西方许多专家在论述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时,都习惯将双方之间意识形态和价值理念的不同作为一个既定的约束条件,认为这一点很难改变,而且把双方之间矛盾分歧归结于此。比如,许多西方国家政府都热衷于推行所谓的“价值观”外交,建立“价值观共同体”。那么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有可能建立共享的价值理念吗?答案是肯定的,例如,对全人类都具有重要意义的发展理念。欧美国家提出的“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包容性的经济增长”以及“创新”等发展理念对中国人而言是非常熟悉的;而中国所倡导的“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等理念也反映了新时期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中国坚持扩大开放,做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建设者。坚持包容精神,推动不同社会制度互容、不同文化文明互鉴、不同发展模式互惠,推动走出一条合作共赢、良性互动的路子。这些体现中国智慧的新理念,为中国参与全球经济规则的制定提供了宝贵的思想源泉。(12)但不可否认,一方面我们的舆论宣传能力还很有限,中国提出的好的理念并没有被其他国家的公民与学者接受,许多人对中国仍持刻板的看法;另一方面学界研究还很落后,基本停留在学习和借鉴欧美学者相关理论概念的阶段,提出的新理念并不多。另外,我们提出的新理念更多是从中国自身需要出发的,缺少对人类面临的许多问题的关怀。对于许多思想家关心的人类未来的问题,如科技进步、网络发展对人类社会与未来的影响等,我们的研究并不多。在各种机构评选的影响世界的鸿篇巨制中,基本没有中国学者的著作。

  第二,议程设置能力。好的理念需要具体可行的方案来承载,需要纳入国际社会的议事日程。近年来,中国的方案提供能力在逐步提高,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突出表现在推动世界经济增长方面。国内外经济学界普遍认为,当前世界经济处于平庸增长的长周期中,而中国提出的一系列创新理念和采取的务实措施,是灰暗中的一抹亮色,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可行方案。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为增长乏力的世界经济注入新动力。2015年,由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引来57个创始成员国,2016年正式开始运行。亚投行的创建被认为是国际金融秩序的创造性补充与增益。(13)在中国的倡议和推动下,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谈判稳步推进,在WTO框架下全面取消农产品出口补贴,《信息技术协定》扩围谈判顺利完成,这是世贸组织近20年来达成的第一份有关取消关税的重要协议。在推动全球发展领域,中国是名副其实的行动派:设立了“南南合作援助基金”,支持发展中国家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承诺继续增加对最不发达国家的投资,免除对一些最不发达国家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设立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同各国一道研究和交流适合各自国情的发展理论和发展实践。(14)在世界气候治理问题上,中国提出要界定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责任,中国方案对于《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达成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当前,在美国不断“退群”的背景下,中国仍需研究如何与世界各国一起,共同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各种问题,增强议程设置和方案提供能力。

  第三,规则制定能力。提高国际话语权的本质是将本国的理念和主张转换成国际规则。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众多国际组织的成员国,其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逐年提高,成为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重要出资方。现行的国际秩序规则大多是二战结束时建立的,那时发展中国家还没有多少发言权,这些规则需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和国际格局的演变而进行相应调整。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唯一的发展中国家,自然要承担推动国际关系朝着公正合理方向发展的责任。在中美发生经贸争端的背景下,改革WTO规则的问题被提上了日程,欧美国家都有自己的诉求,中国也需要制定自己的方案。此外,随着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还有一些新的领域需要制定国际规则。在中国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提出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中共中央关于“十三五”规划的建议明确提出,中国将积极参与网络、深海、极地、空天等新领域国际规则制定。这就需要社科领域加强对国际法和国际治理问题的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左凤荣 赵柯 工作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