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杂志
现象学在中国与中国现象学
2016年11月13日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 作者:倪梁康 方向红 字号

内容摘要:现象学在中国与中国现象学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现象学在20世纪20年代进入中国,但接受和发展相当缓慢,直到90年代,现象学的全面译介和研究工作才正式开始。当前的现象学研究主要在文本探讨、现象学与本土传统思想的比较研究,以及现象学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合作与交流三个维度上展开。这些研究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仍然存在诸多不足之处。展望未来,现象学有可能在经典阅读、早期现象学运动研究、法国新现象学引介以及现象学与其他学科的深度融合等几个方面取得突破,其中,现象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会通具有特殊的意义,借助现象学的四条基本原理即意向性、还原、直观和先天,我们可以重新激活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意识和思考逻辑,创造性地实现从传统到现代、从历史到当下的过渡。

  关键词:现象学研究传统文化比较与会通

  作  者:倪梁康,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广州510275);方向红,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广州510275)。

 

  自胡塞尔的《逻辑研究》1900年出版以来,现象学运动已经走完了116年的旅程。在这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现象学从一个哲学家的构想变成了一个学派的研究纲领,从一个德国地方性的理论变成了一个横跨几代学者的世界性哲学运动。胡塞尔开辟的这片现象学土地孕育出了海德格尔、舍勒、伽达默尔、萨特、梅洛庞蒂、勒维纳斯、德里达、利科、马里翁等一批哲学大师,如果没有他们,20世纪的哲学一定会黯然失色。正是由于几代现象学家的努力,现象学在对意识、存在、自我、他人、时间、空间、感知、直观、理性、情感、欲望、价值、自由、身体、世界、历史等重要哲学问题的研究上结出了丰硕的成果;正是由于他们前赴后继的批判,现象学才从意识哲学转向存在哲学,进而完成语言学转向、人类学转向、身体转向、他者转向、神学转向等等。现象学的这些成就与现象学对历史传统和现实问题的回应是密不可分的,由此产生出一连串的方法论变革和理论性突破,如现象学还原、存在论还原、本质直观、范畴直观、生存论分析、解释学循环、被给予性理论、解构主义等等。这些变革和突破逸出哲学,已经或正在向教育学、社会学、心理学、法学、精神病学、护理学、建筑学、物理学、基因工程、人工智能、艺术等学科领域渗透并对这些学科产生了重要影响,甚至由此催生出新的交叉学科,如教育现象学、社会现象学、存在心理学、艺术现象学甚至物理现象学等等。

  现象学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繁殖力,源于它在创始人胡塞尔那里就已确立起来的几条基本原理:意向性、还原、直观与先天。意向性是意识的根本特征,它表明了意识中存在着一种共属一体的两类要素或两个组成部分:意向活动和意向相关项,用胡塞尔的话来说,意识总是关于某物的意识。对意识的这一结构的发现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它突破了笛卡尔的“我思”的理论模型,它宣布了近代哲学以来在主体中寻找基质和原点的理想是一条错误的道路,它把莱布尼茨凭其天才对“微知觉”的发现引向深入,将前意识、无意识以及非觉察的意识等概念引入意识,从而彻底变革了我们对意识的看法。

  意向性的这个结构须得还原才能展现出来,还原并不是消灭和摧毁,它仅仅意味着一种理性上的自律和节制:对于不是绝对无疑的东西保持存而不论的姿态。对现实中或历史上的一切个体之物或事件的哪怕一丝的怀疑都让我们决心将它们置于括号中,对它们的存在与否不作评论,我们只关心它们所隶属的类或本质,这样便实现了本质还原。如果我们更进一步,悬置个体之物或事件活动于其上的现实世界和历史视域本身,对它们的存在与否和价值高低不作判断,我们便完成了先验还原。胡塞尔及其之后的现象学家发现,无论怎么还原,意向性中的结构总是含有两个要素且共属一体的,不同的是,每次还原之后的具体要素并不一样。本质还原带来的是本质和意向活动及其共属一体的关联,先验还原提供的是纯粹自我和体验流以及它们无法切割的联动,存在论还原告诉我们,存在总是存在者的存在,而存在者总是存在的存在者,身体还原引出身体—自我和身体—世界两个对子,给予性还原挖掘出给予—被给予这个贯穿其他所有关联的关联。

  这些关联可以通过与还原相伴而生的直观得到明见性的证明。本质还原带来的是对本质的直观,一切隶属于本质的类、种和属都可以在它借以显示自身的个体对象被置于括号之中后为意识所直观。这里的直观不应被自然态度理解为单纯的一次性看到,而应像胡塞尔所洞察到的那样,被视为两个行为的同时发生,即含义意向得到充实。当某些体验充实了某个含义意向,也就是说,充实了某个类、种或属的时候,我们便说,我们直观到这个类、种或属了。根据这个理解,哲学史上一个意义深远的突破便呼之欲出了:包括“是”在内的所有范畴也是可以为我们直观的。胡塞尔《逻辑研究》之“第六研究”指出,本质在得到体验的充实之后可以作为基础用来充实更高阶的范畴,反过来说,范畴作为含义意向可以为本质所充实——尽管本质本身也需要体验来充实。这一现象完全符合直观的定义:直观就是对含义意向的充实。这个层面的直观就是胡塞尔所谓的范畴直观。对范畴直观的肯定,对于近代哲学而言,打破了康德关于范畴不能直观的禁令;对于胡塞尔来说,开启了先验现象学的合法性;对于海德格尔来说,对此在的生存论分析获得了学理上的保障;对于法国现象学来说,它是现象学的诸种转向不言而喻的前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