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杂志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3
2020年01月16日 11: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年第3期目录

  纯粹哲学有多纯粹

  摘要:纯粹哲学代表了对哲学的一种态度,其纯粹性的一个参照系表现在它与现实经验处于非直接关系中。但这并不能判定哲学是无用的,哲学正是始于在政治的争论中寻求确定性,在人类思想的极限处给予希望,在超越世俗利益和兴趣的同时保持对日常生活的审视态度。纯粹哲学往往试图回答一些无解的问题,在穷极一切可能性之后宣告尝试失败,却仍乐此不疲于这种追求。哲学在这个过程中拉开了与经验的距离,自身变得纯粹起来。

  关键词:纯粹哲学  政治哲学  逻辑学  三阶思想

  作者赵汀阳,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北京  100732)。

 

  发现真实的“社会”——反思西方治理理论的本体论假设

  摘要:过去30年,“民主”和“治理”是国际社会科学的流行概念,很多人把“治理”当作是替代“统治”、“管理”的目的性价值。然而,世界政治并没有因治理概念的流行而变得更加良政善治,自由民主所导致的问题更是众所周知。究其根源,治理理论建立在“人是理性的、社会是善的,国家是恶的”基础之上,假设所有社会都是平等化的、法治化的、具有公共精神的公民社会。事实上,“社会性质”如此多样化,如今的美国是一个典型的失衡的多元主义的利益集团社会,南美就是各团体为瓜分公共利益而设立的“普力夺社会”,非洲则是“国家”被各种“地头蛇”所绑架的“强社会”,大中东则是政教合一的伊斯兰社会,而印度是一个高种姓人把持各种高等协会的种姓社会。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很多国家最缺乏的是组织性、合作性,是制度整合能力和国家治理能力。在这些社会里提倡“去国家化”而强化社会权力的治理,结果必然是南辕北辙。对于这些社会而言,最需要的是一种发展能力理论,而非去国家能力的治理理论。

  关键词:治理理论  国家能力  社会性质  公民社会

  作者杨光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  100872)。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学得与失——现代化、社会资本、理论与学科

  编者按: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学恰好经历了恢复与重建的40年。在这40年中,中国社会学的建设既包括对既有积累的继承与发展,还涉及对当下现实的学科回应;与中国社会的改革与开放并行,在向国外同行的学习中,还需要与国外同行交流。在四条线索同时演进的历史进程中,中国社会学到底得失如何?

  为反思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学的得与失,北京大学费孝通讲堂于2018年12月邀请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李路路教授、上海大学社会学院张文宏教授、厦门大学社会与人类学院胡荣教授和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文军教授,从自己擅长的学科出发,对专业领域的得失进行了评说。其中,李路路、张文宏、胡荣,都是改革开放初期社会学恢复与重建时南开班的学员,是中国社会学恢复与重建的亲历者。

  伴随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交织了两个基本过程,其一是现代化,其二是社会转型,外生的和内生的因素同时在这两个过程中发生作用。当中国完成了由低收入国家向中等收入国家的跨越,开始了迈向高收入国家的新征程时,如何认识中国社会变迁的过程和趋势?作为现代化和社会变迁研究的资深学者,李路路对此的评价特别值得期待。

  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学也伴随了人类社会从局部社会因信息技术的应用而快速迈向高度互联社会的历史进程。对这一进程,社会学至少贡献了“社会资本”概念。由社会资本发展出来的,既有理论,也有方法。尽管对社会资本的探讨可以追溯到几十年之前,可是这一领域的真正发展是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对应的正好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学的发展阶段,也是中国社会学恢复与重建中同步引进的社会学最新成果。这项引进的得失如何,作为参与者,张文宏有他的判断。

  在探讨专门领域的同时,参与中国社会学恢复与重建的学者们也希望在理论上有所建树。社会学是脱胎于社会哲学的学科,在18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其在理论上的分化已经造成了众多的社会困惑,欧陆社会思辨的社会思想型理论和美国社会实证的科学检验型理论的分野与冲突同时存在于中国社会学的发展之中。胡荣用自己在理论上的探索试图评说中国社会学的得失,也是一家之言。

  改革开放以后,在社会学恢复与重建之初,费孝通先生提出了社会学学科建设的五脏六腑之说。当然,学科建设远不只是社会学自己的事情,与相邻学科、与社会、与政府、与市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关系。文军作为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学恢复与重建后的第二代学者,完全可以跳出初期亲历者的情感牢笼,站在更加客观的立场上,在学科层次看待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学的得与失。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学的发展,涉及学科领域的众多事项,从机构到机制,从教学到科研,从会议到出版,从传承到发展,可谓千头万绪。这里仅仅是希望从内部人的视角,以两个专门领域以及理论和学科建设层面来管窥学科建设与发展的得与失。文章在最终成文时,均有改动或重撰,借此抛砖引玉,以对学术建设与发展有所贡献。

 

  从民主与科学到共产主义的必然逻辑——评当代“回到康有为”及“回归康德”的观点

   摘要: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中国的先进分子不懈追求着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这有力地促使他们转向康门尼斯特(共产主义)立场。而在当今中国,有一些人喊出“回到康有为”的口号,主张让中国回复封建制度和意识形态,这从根本上动摇中国人民对“德先生”、“赛先生”的追求。又有一些人秉持“回归康德”的立场方法,消解革命的历史意义。在当代中国仍然需要坚持“五四”的民主与科学的精神遗产,特别是要与共产主义的革命辩证法结合,继续推进中国的伟大社会革命。

   关键词:五四运动  民主  科学  辩证法  革命

  作者陈学明,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特聘教授(上海  200433);姜国敏,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上海  200433)。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